相关文章

合肥人的老菜市场要搬家?七大姑八大姨的群都炸锅了

没想到我与五河路的缘分,竟是在一个狂风肆虐变天的下午,但长裙下无包裹的双腿却也带我领略了五河路的寒与尽头双岗菜市场的暖。

从五河路自西向东穿过阜阳路,就到了五河路的另一头,即使夜渐深,这边的气氛也是明显的热闹,迎面看到的便是老爸老妈们的聚集地,合肥市最大的零售菜市场——双岗菜市场。

从上世纪50年代初到现在,双岗菜市走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岁月在每一块地砖上、每一家摊面上、每一块雨布上,都留下了摊主们的暗地较劲、阿姨们的讨价还价和各类食物沉淀的留香。

然而在与老板们聊天的档口,小编得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月底双岗菜场就要搬家了”,那这些美味该如何安置?老爸老妈们该去哪置办一家人的口粮?担心之余,先用相框定格下这些老合肥的美味。

玉华烧鸡店

合肥人爱吃卤菜,菜市场的卤菜更是多了些,西门入口处第一家的玉华烧鸡,自双岗菜市场1988年建成以来就一直守在路口,见证着车来人往,是几代双岗人记忆中的味道。在紫燕百味鸡还没有连锁店的时代,玉华这里是天天排长队的。

玉华烧鸡用的是纯种的母三黄鸡,并经过30多种中草药的卤制,风味独特,还有猪耳朵、猪尾巴、猪鼻子、猪脸、凤爪、卤鸭、鸡肫、心、肝、鸡蛋、卤牛肉,都是非常受欢迎的。

三姐特色卤菜

玉华烧鸡的对面还有一家双岗菜市场的标志性店铺,每天上午菜市刚开,这里就能排起小长队。

三姐特色卤菜也有近30年的历史了,主要以凉菜为主,种类有一二十样,夏天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到300斤。

久品久味

久品久味老卤坊做出的极品捆蹄可谓庐州一绝,光看造型就十分耀眼了,捆起来的猪蹄在煮制的时候不会散,肉质更加Q弹紧致,也是老合肥爱不释口的一道绝版美食。

吴山虞氏一品贡鹅

十九年成就一家老店,双岗菜场可是坚守了这么多的隐形老手艺人。

吴山虞氏一品贡鹅,以健康的处理方式, 还原了鹅肉的原汁原味,是秋冬进补的首选,这家贡鹅以中草药做卤,卤肉都肥而不腻、口味醇正。

李大姐水饺店

老合肥人最是朴实,离菜场不远处有一家李大姐水饺店,店里店外坐满了人。

制作区就在门口,大姐认真的包着水饺,等待着食物的吃客们边看边等,等待也变得没有那么无聊了。

夜晚的菜场已褪去了一天的喧闹,摊主们整理着摊上的蔬菜,顾客们骑车小车来挑着卤菜,路上七零八碎的躺着菜叶,似乎一切都跟着落山了太阳睡去。

月底后,这个地方将不再摊挨摊,人挤人,但是爱它的也不用担心,双岗菜场往东,仅一街之差,有一个新的地方已新修建好,静静地等待着热闹的摊主们。

但我还是想多看几眼这繁荣了半个世纪的双岗菜场,即使已算不清它养活了多少人、满足了多少人、方便了多少人……

五河路

说起五河路,该不像其他美食街这么有名,平行于北一环,近蒙城路那段没有那么热闹,却也静静地孕育着诸多美食。

胡萝卜食府

爸爸姓胡,妈妈姓罗,生了一个小萝卜头,所以,就有了这么一家有爱的土菜馆子。很多食客都是附近的居民,对菜单已经相当熟悉,胡罗卜食府的鱼头是个招牌菜,一大家子来吃的话还爱点个干锅,很家常的味道,适合冬天。

淮氏羊肉汤

下午四点,路上人不多,风有些凉,此时来一碗羊肉汤再好不过,淮氏羊汤馆在五河路也开了不少年了,店面经过了装修升级,环境也好了许多,进店就能闻到浓浓的香气,羊肉汤、羊骨汤都可以选择,再来一块厚厚的大饼,清香弹牙。

法庭巷摊群点

五河路上门店多,小巷子里也别有洞天,靠路南边有一条法庭巷,巷子不宽,人气却很旺,里面也深藏着不少吃食。

入门口有一家油条摊子,老板不慌不忙的炸着酥脆的油条和好吃的菜饺,这边炸那边烤,烧饼也在静静的成型揭起,经常会有人专门骑着电瓶车来买,提一兜回家,儿子爱吃的菜饺、老公爱吃的烧饼、自己爱吃的油条,就全包揽了。

这家小摊主营煎包,老板娘是那种刚见面就能寒暄几句的“邻家大姐”。

从包起到下锅,大姐都在与食客的闲侃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煎包的样子十分讨喜,白胖白胖的,比起肉馅小编更爱吃煎包的底,又香又脆,一口气能吃仨。

百味屋砂锅

来这种老街就想吃点有年代感的食物,百味屋砂锅店开在47中对面,是学校的孩子们经常光顾的,打完球挥洒一头的汗水再来吃一碗砂锅,那感觉就是青春啊。

门口的鸡蛋煎饼做法也比较讨喜,把鸡蛋打碎包裹在面饼的外面,过油煎好的鸡蛋留有诱人的焦香。

重庆朱氏麻辣烫

做为学校门口不能少的一种食物——麻辣烫,该是孩子们最喜欢的了,胃口不好的时候喝一口汤,立马吃完一整碗。

就喜欢这样“功能齐全”的小街,有着平日里碰不到的锁匠、商场里淘不到的杂货铺子,还有随处可见的足疗馆。

从小到大,丢三落四的毛病一直没改掉,像家门钥匙这种重要的东西,一定要有备用,但苦于一直不知道到哪去配,还好在我没有丢掉唯一的一把钥匙前遇到他,在五河路上安静的磨着钥匙的大爷。

大爷的生意挺红火,去的时候有些忙,跟着排了一小会儿队,我不知道配钥匙是不是只能用这一种工具,但在静静等待的时候,脑海里想起的总是老家门口最常见到的那个小推车,和跟着妈妈不经意路过的种种过往。

写完这篇文章,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从前慢》里的句子: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